当前位置:  首页 > 纹身吧 > 当代刺青是跟随潮流吗?

当代刺青是跟随潮流吗?

更新时间:2013-04-23   来源:原创   人气:
       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要透过这扇窗户,审视NBA球员的内心世界,那就不妨多看看他们裸露在球衣外的皮肤吧——手、胳膊、腿、后颈……到处都是文身,图案也是五花八门。“大虫”罗德曼的文身,至今也没能统计出准确的数字,因为他的文身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太阳、月亮、阿拉伯数字、埃及文字……他的目标是在自己死之前让全身都文个遍。可是如果把他的身体比作一张画布的话,剩下的“创作空间”已经不多了。

  为什么要文上特定的图案?广州纹身在面对这一问题时,即使是腰缠万贯的NBA巨星们也显示出极其天真的一面。“超人”是奥尼尔的偶像,“柴油机”是奥尼尔的外号,这两处文身一点也不难理解。达蒙·斯塔德迈尔与本·华莱士的标志性文身分别是“Mighty Mouse(强力老鼠)”和伦敦大本钟,这些也都与他们的外号相符。
 
  很多NBA球员都将父母、妻儿的名字文在身上,以示对家庭的忠诚。但这对于科比来说可能并不适用,从前对文身嗤之以鼻的他于2003年在右臂上留下了一组相当怪异的图案:一顶被蝴蝶环绕的王冠、翅膀、光环、《圣经》赞美诗以及妻子凡妮莎的名字。科比说:“我将这个文身献给我的妻子,感谢她对我的支持。”或许饱受强奸案困扰的科比再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以挽救其对家庭不忠的形象了,总之,这个文身成了他永远挥之不去的笑柄。与凡妮莎所忍受的痛苦与煎熬相比,这个耗时3个钟头,花费840美元的“作品”实在太过廉价。
             
  值得一提的是,汉字在NBA球员的文身中占有相当的比重。艾弗森脖子上的“忠”字代表着他对费城76人队的忠诚,也代表着多年来他对总冠军目标的孜孜以求;与艾弗森一样,公牛队中锋泰森·钱德勒在右臂上也文上“Only the Strong Survive(只有强者才能生存)”,这个文身下方,还有一个大大的繁体“爱”字;相比之下,掘金队大前锋马库斯·坎比右臂上的“勉族”二字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他自己的理解是“为了部族和家庭而奋斗”;更让人费解的当属太阳队小前锋肖恩·马里昂右腿上的“魔鸟樟”,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和很多普通人一样,NBA球员在选择文身的时候也存在盲目跟风的现象,掘金队大前锋肯扬·马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此君在左手小臂内侧文着一句中文成语“患得患失”。这本来是一味担心得失,斤斤计较个人的利害之意,是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但据说当初马丁来到唐人街文身时,只听了师傅一句“It's beautiful”就将它文了上去。至今,不明就里的马丁还倔强地认为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永远不要满足”。
相关标签:    


相关阅读: